首页 > 动漫 > 国产动漫 > 麻辣女配(普通话)

麻辣女配(普通话)
麻辣女配(普通话)正片
主演: 乔诗语 张杰 郭浩然 
类型:喜剧 爱情 动画 国产动漫 
导演:未知
地区:中国大陆 
年份:2020 
介绍:非典型恶毒女配为博上位,“献身”表里不一恶趣味影帝。 看“妖艳贱货”如何勇斗绿茶婊白莲花,事业爱情一把抓!

麻辣女配(普通话)相关搜索

  • 高速云播放
  • 高速云M3U8

麻辣女配(普通话)猜你喜欢

相关问题

语言收集

不满--靠 见面--聚会 有钱佬--VIP 提意见--拍砖 支持-顶追女孩--泡妞 吃--撮 羡慕--流口水 跳舞--蹦的 东西--东东 别人请吃饭--饭局 兴奋--high 倒霉--衰 单身女人--小资 单身男人--钻石王老五 蟑螂--小强 被无数蚊子咬了--新蚊连啵 好看--养眼! 网上丑女--恐龙 网上丑男------青蛙 网上高手--大虾 网上低手--菜鸟



求《舌尖上的昭通》原文!

《舌尖上的昭通》(全文完,欢迎转载) 《味道昭通》 文 桑田一个人的口味,从在母腹中接受来自父母血液中沸腾的味道开始,从出生时候母亲的第一滴奶水里开始,在第一口饭食中,就奠定了一生,即便流浪他乡,一听见熟悉的名字,闻见熟悉的味道,就会忍不住心情激荡,口水横流,这是对食物的执着,这是娘胎里带出的家乡味,由生到死,终身缠绕。大学时候,每当放假就急急忙忙赶上火车,在火车上经历着从普通话到乡音的艰难的转变过程,回家下车第一件事就是看看周围有没有卖烧洋芋的,有的话先吃上一个,黄橙橙的外壳中间撒上辣椒面,会吃得人哽咽不语,将手指上最后一粒辣椒面含在嘴里,感动不已,扫尘休息的第二天早晨没等着睡懒觉,就出门寻找吃的,油膏饵块稀豆粉,或者是烧洋芋,或者是锅锅饭,约着朋友从上街吃到下街,再从下街吃回上街,从天亮吃到天黑,再从天黑吃到天亮,心里想着这样的味道如果能天天吃,那么胖死也愿意,吃到肚子滚圆的时候就跑一跑跳一跳,以此消耗体力,让嘴巴里可以塞进更多的东西。 在旅途中,在异乡,遇见一户昭通人家,于此,招待了一顿家乡菜:青红豆煮瓜儿加糊辣子蘸水、老酸菜煮洋芋片、烧饵块、油炸凉粉,于长久的远离故土中,吃得热泪汹涌。一切有着家乡味道的东西都是如此亲切,深入骨髓,唤醒着童年的记忆,那是一生一世都不曾忘记也不会忘记的味道。 《油糕饵块稀豆粉》油膏,用煮熟的洋芋,推成丝,再裹上米浆,用一个类似勺子的巴掌大的铁器装成一个饼的样子,放到油锅里炸,起锅的时候,饼子金黄,冒着热气,四处散发着油香味,老远就可以闻见,饵块,一般做成面饼的形状,放在炭火上烤,烤熟之后抹上甜酱和辣酱,将油膏放上去,对折饵块,就成了一个扇形的东西,塑料口袋套着,热乎乎的,在冬日里可以温暖孩子们冰冷的小手,记忆里小学时候每天上学,总有睡眼惺忪的孩子背着沉重的书包,一边走一边吃油膏饵块,歪歪倒倒一幅要睡着的样子,在去学校的路上,两公里的路途有二十来家卖油膏饵块的小摊,最实在的是党校门口的,一双夫妻,每天天不亮就开始卖,他家的洋芋会压到铁勺不能再承受为止,他家的饵块比别家的厚,他家的用料非常厚实,一个油膏一个饵块就可以吃饱,总共两毛钱,别人家的要两个油膏两个饵块一套的才能吃饱,而夫妻两人还害怕你吃不饱,在佐料上也下了功夫,使劲按在饵块上,直到承受不了,女人手上垫着一块毛巾以免烫手,笑嘻嘻替你包饵块,她的男人身材矮小,一口龅牙,笑起来的时候,时常会惊吓着孩子,他们总会对每一个走过来的人叫喊着:要包个啥的?最好吃的是粮食市场口的老太太家的肉饵块,在昭通,所有人都吃油膏饵块稀豆粉,汉族人吃猪肉的,回族人吃牛肉的,这个老太太家的光是饵块加上一些小葱炒肉,老太太非常忙碌,时常忙碌得忘记了收过谁的钱,而且糊涂,她总是收起一大堆钱,才开始问孩子们:你的是什么的?你的又是什么的?遇见想要省下几毛钱的孩子,会先不给钱,拥挤在人群中,老太太问到的时候,要了一份最丰厚的早餐:两个油膏两个饵块加六毛钱的肉,一共一块钱。老太太慌忙不迭包了一套给孩子,孩子不走,说:奶奶,你还没找我四块钱,我刚才给了你五块。老太太随手掏一下胸前的大兜,笑着说哎呀我忘记了,然后一只手拿着家私一只手伸进兜里掏钱递给孩子,孩子里目光中有狡黠的神色,一手拿着钱一手举着油膏饵块屁颠屁颠地走了。至于稀豆粉,是给时间充足的人吃的,在脏兮兮的小馆子里,在汽车驶过灰尘满天的路边上,稀豆粉用豌豆粉兑水,在大锅里煮熟,用大勺子舀在碗里加上苦乔皮、盐巴、辣椒、味精、小葱,不包饵块,光是油膏,把刚从锅里捞起的吱吱作响的油膏伸进稀豆粉里,吱吱声戛然而止,沾着吃,吃完了再把碗舔干净,鼻子上还会粘着一些黄色的东西,如果喜欢,还可以将乔皮炸过,脆生生慢慢放到稀豆粉碗里吃。油膏饵块稀豆粉只在早晨出卖,全城人的早餐大半都是油膏饵块,也有面条米线,包子馒头,等太阳照到高顶,油膏饵块稀豆粉集体收摊,小老板们笑呵呵地坐在油腻的凳子上从脏兮兮的围裙里掏出大把的钱坐在太阳底下开始清点收入,面条米线包子馒头依旧热气腾腾可以上桌,后来,小学时候一毛钱一个的油膏一毛钱一个的饵块到大学时候涨价涨到五毛一个,有人在下午和晚间亦会摆摊出卖,生意良好,再后来,改良了油膏,用豆腐或者臭豆腐代替洋芋,一样生意红火。 《干巴味》对腥味浓重的食物产生狂热,比如榴莲,海鲜和牛干巴。可惜的是,它们在菜市场,都比较贵,而年少时家里生活拮据,不可以经常吃到,因此,更变得珍贵。小学时候,到了城里读书,居住在烟叶站四楼,二楼上住着烟叶站的站长,姓马,是回族人家,一到了晚间吃饭的时候,那浓重的牛肉味就顺着二楼的窗户飘到我家的阳台,站长和妻子已是儿孙满堂,周末时候全家团聚,我时常站在二楼的过道上,在一堆杂物旁边,流着口水享受厨房窗户里飘忽出来的美味。我的童年,远离母亲,跟父亲在一起,如单亲家庭,父亲为了工作时常出差,就将我寄养在别人家里,他们家与我的父亲关系很好,有一个月,我曾被寄养在二楼的站长家里,食物是让人兴奋的东西,尤其是对于你喜爱的口味,大概是长期吃牛羊肉这种腥味浓重的东西,他们全家人身上都有一种奇特的味道,我时常跟在她小儿子的旁边,说:你身上有味道。他的小儿子比我大几岁,亦是顽皮,他会说:嗯,我怎么闻不到呢?我说:我闻到了,不信,你闻。他不相信,把衣服脱下来,使劲闻,把裤子脱下来,使劲闻,还是觉得没有异样,于是吐了一泡口水,捧在手心里,又使劲闻,他说:好像有点臭。我闻了闻,说:好臭,你是久闻不知其臭。他说:肯定是干巴吃多了,好像有干巴味。马家的老太太很喜欢我,寄养生活结束之后,家里好吃的,总会给我留下一碗,她会站在二楼上,扯着嗓子叫我的名字,然后,我撒着拖鞋,啪嗒啪嗒跑下二楼,捧着她的碗,再啪嗒啪嗒跑上四楼,末了,将脏兮兮的碗还给马家的老太太,因为信仰问题,她不会允许我在自己家的厨房为她洗碗,而她送给别人的食物,总是用特定的碗,放在特定的地方。读高中的时候,我的父亲会为我炖牛肉,他会将牛肉和洋芋一起倒进锅里,等洋芋已经化成水,牛肉却还没烂,尽管如此,我还是时常夸赞他的厨艺,因为父亲小气,一旦说不好吃,以后都得不到吃了。高中时代,一直在回族食堂里吃饭,打菜的是个中年胖男人,满脸络腮胡,有一个精瘦的女人站在一边打饭,我吃了很久回族食堂,回族食堂最多的肉食只有两样,一样是红烧牛肉,一样是牛肉炒香芹,至今记得牛肉炒香芹的味道,总是放了太多盐巴,让我喝了水不断上厕所,回族食堂没有麻辣肉,只能在周末的时候,和同学AA制打牙祭,在学校门口的小饭馆叫上一份。大学时候,回族食堂在汉族食堂背后,宿舍下床是个回族同学,我们时常邀约着一起吃饭,她每天晚上睡觉总不安分,喜欢在睡梦中用双腿踢我的床板,一个高中同学送了我一块牛干巴,因为腥味太重,同宿舍的人不喜欢,我用塑料袋包起来,放在床底下,夜里饿了,塑料袋没能包裹严实,干巴的味道直直冲上鼻子,于是小心下床,找出,放在嘴边使劲闻。暑假,提前二十多天到学校,那块牛干巴就成为我的美食,我将它挂在书架上,看书看得饿了,就用小刀割下一块,开学时候,同宿舍的人说:你们两个人,身上都有一样的味道。我自己闻,好似没有,又闻闻下床同学的味道,好像真的有。 《锅锅饭》是家乡的一种食物,以碗大的砂锅煮饭,饭煮熟了,浇上油,加上豌豆、火腿、香肠、包谷,盖上盖子闷熟,揭开盖子,就可以闻见浓重的香味,热气腾腾,这锅饭非常烫,需要一边吹一边吃,吃到最后,锅底发硬的饭还可以用勺子刮起来吃,有种油腻而脆香的味道,再配上一碗酸菜洋芋丝汤,一边吃饭一边喝汤,最后再把咸菜碟子里的东西吃干净,摸着滚圆的肚皮回家,是一种惬意。一锅饭通常是一个成年男人一顿的饭量,于是,我经常吃不完,亦是养成了只吃表层菜的习惯,先吃完好吃的,再慢慢吃饭,吃饭吃到一半,就没有了再吃完的欲望。虾虾吃锅锅饭很有意思,是先将表层的菜扒开,将米饭吃到一半,再慢慢品尝菜的滋味,吃到最后,锅里还有一两块肉,最后,她会惬意地将最后一块肉用筷子夹起来放在嘴巴里,再起身眯着眼睛摸一下肚子,同一个时刻,我的碗里还有半锅饭。她讲:倘设亦开始就吃菜,饭就会显得很难吃,先将难吃的吃了,你会越吃越开心。这当是一种人生境界,先吃够了苦,才晓得生活原本是甜的,若是好吃的吃多了,便是想要更好吃的,于此,吃苦就变成一种炼狱。父亲,每次,跟他上街吃饭,他总会多要一些咸菜,饭吃完了,菜还有许多,他会跟我说:现在,用我碗里的菜,换你碗里的饭,如何?我会高兴地跟他换,像一只小猪一样吧嗒吧嗒毫无顾忌地吃起来。我吃完了,望见他碗里的白饭和他吃饭的样子,既内疚又温暖。后来,我成了回教徒,不能再进汉族人的馆子,只能自己找个砂锅,去菜市场买很多原材料,一个人在家里捣鼓了。 《烤串串和烧洋芋》把牛肉切成粗丝,用细细的竹签串起,放在火上烧烤的肉串,一般是新鲜的牛肉,老板大多数是回族人,汉族人想吃,会急急忙忙说:要瘦的;或者:要肥的。 回族老板就会不好意思地解释:只有净的和壮的。 净的,说的是牛的肌肉部分,壮的,说的是牛的脂肪部分,肌肉部分容易烤成干焦的状态,而脂肪部分,会让你吃得满嘴流油,一般肥瘦说的是猪肉,回族人为了避开这种饮食上的尴尬,便为肉类重新命名,不与汉人合污。烤串串一般是在夜里,瓦数比较低的灯泡被竹竿挑起,长方形的火炉上冒着青烟和滋滋声,老板会将白布覆盖的肉串拿在手里,在一个装满液体调料的小桶里转动两圈,拿起来放在火上,一只手翻动着串串一只手打扇子,一般是左手翻动右手打扇子,也有左撇子,觉得左手比右手好使,便是反过来,在烧烤的过程中,两次将串串浸入小桶,最后撒上烧过的辣椒面和炒过的芝麻,放在一个干净的不锈钢盘子里,给客人享用。吃烤串串的时候,通常会加上一个烧洋芋,烧洋芋也是故乡的一大特色,将洋芋烧的黑焦,刮去黑色部分,让它呈现出一种金黄的色泽,再用一把沾满成熟淀粉的刀划开,两面撒上拌了盐巴的辣椒面,那滋味便是人间极致了。卖烧洋芋的,通常是中年妇人,昭通的中年妇人有的比较凶悍,如老天桥底下那一排卖烧洋芋的妇人,她们总是裹着方巾,你拿出相机想要拍她,她站起来摇摇晃晃向你指着鼻子走过来,那想要打架的架势必定将你吓跑,想要留些影像资料,只能将卡片机装在袖口里偷拍,或者站在远处用长焦镜头伸过去狠狠给她一炮。 《炸洋芋》高中时候,一中曾经流行过一句话:考不上大学,就做营销,垄断昭通的烧洋芋市场。昭通人不可能缺少洋芋,只要有吃的地方,就不会缺少洋芋,如果说湖南人是因为辣椒才出了领袖,那么昭通应当是因为洋芋才出了罗炳辉和姜亮夫。洋芋,也就是土豆,可以烧可以炸,可以煮也可以炒,儿时在乡下,煮猪食的时候,会在绿菜底部,猪食锅的最底层,放上一排水沟里洗过的洋芋,煮猪食是一个漫长的过程,热气会像高压锅一样,将洋芋压得柔软松弛,这种淀粉充实的植物,轻轻一捏,就仿佛要碎成风中飘荡的粉末。炸洋芋,将洋芋去皮,切成小块,放进油锅里炸,可以生一些,也可以炸得起焦皮,味道有多种,直接撒上辣椒面或者直接加盐都可以,炸洋芋最好吃的,在没有被拆的馋嘴街“玻璃心小吃”里,老板娘常年系着一个宽大的围裙,坐在街面上炸洋芋,洋芋的调料是用昭通出产的卤豆腐配上葱花和其它佐料制成,通常在吃炸洋芋的时候,还会要上一碗炸凉粉,豌豆凉粉被切成大块片状,先油炸,逐渐发脆的时候捞出,切成条状,此时油锅里的油已是滚烫冒烟,再将条状的凉粉放进去,便是非常脆又很干枯的炸凉粉,配上与炸洋芋同样的调料,又是一碗款待客人的小吃。最热血的一次吃炸洋芋,是走了三个多小时的路,从城区去北闸乡的老街上,只为吃一碗赵家的洋芋,混着赵家凉粉,非常好吃,古朴的建筑是老乡街上的木房子,风可以从门的那一头瞬间穿透到集市上,赵家在城区很有名,就因为他家的洋芋和凉粉,城区也有很多打着赵家的幌子卖洋芋和凉粉的摊点,味道要稍微逊色一些,如今想起来,走那么远的路,鞋底都走掉了,只为一顿饭,精神倒是值得赞赏。吃得最多的是昭通一中门口的炸洋芋,刚上高中的时候,五毛钱一小碗,很多家境贫寒的学生将它作为主食,每一顿饭女生吃一碗,男生两碗,便是一顿饱饭,洋芋被削成不规则的形状,配上卤豆腐的液体调料,还加上鱼腥草和芫荽,学生时代饥饿而且嘴馋,很多学生吃完之后,还连蒙在上面的塑料袋一起舔干净。 如今,昭通一中门口的炸洋芋涨价了,从原来的五毛钱一碗涨到三块钱一碗,前后,不过七八年时间。